选美

最近读到梁文道道长的文章《选美》。开头道长自述抗议选美的经历,以及讲了西蒙·波伏娃的观点 - 『女人并非生为女人,二十被造成女人的』。文章没有看完,所以本篇也和原文没什么太大联系。只是说说自己的观点。

我个人非常尊敬和喜欢道长,我也非常尊重和支持女性主义。对于道长抗议选美这件事,我也有个自己的看法。

既然人是有选择的自由的,既然有人选择了去参与选美,就有人选择不去参与。尽管原因各异,那些选择了参与的人,是用脚表明了自己认同了这个体系和游戏规则,想要积极融入的这个圈子的态度的。你去抗议,说教她们,这是对你们的不尊重等等,她们肯定是不高兴的 - 我长得好看,你不让我选美了,那你让我去干什么呢?再说我为了选美我也很努力的,我要节食、要健身,要学举止优雅,要学察言观色,有时候可能还要尽其所能使用自己的身体,难道我不努力么。

在我们看来可能是在帮助她们,而在她们看来,这等于是在砸她们的饭碗。比起抗议,如果是我,我会采取另一种方式 - 我会建议男人也要去参加选美比赛。这样看来,不就又男女平等了么。至于男人参加选美,算不算是物化男性,在人们的茶余饭后谈话中,又有几个人会在乎呢。

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,比如多年前曾经的杀毒软市场一直是非常稳定的。直到中间杀出个 360 推出了免费杀毒,砸了传统大厂的饭碗,迫使杀毒软件收费使用成为历史。这对用户来说,不需要付费,还能享受服务,自然是好事;而对于这个行业来说,本来是收费的服务,被迫变为免费,本来各家很有默契构建好的市场平衡,被突然打破,对这些人来说,可以说是从山顶滑向了山脚。

如果说这个例子不能说明什么,还有最近很流行的流量现象。人们更多的关注一个演员或者歌星的长相,经常忽略了演技或唱功这些原本更加值得关注的东西。这样下去会不会有一天,演员歌星不再需要知道如何演戏或唱歌了呢。如果说大家都认可,那么是不是曾经的艺术的积累、经验的沉淀、文化的传承,是不是都没有意义了呢。如果这些都不重要,那么我想请问,区分一个人到底是演员还是歌星的标准到底是什么呢?

如果说女性参加选美是不尊重和物化女性,那么我们让男性也来参加,把男性也一起物化了,这样是不是大家都满意了呢。那是不是可以说有人在作恶的时候,人们会谴责;而要是带上谴责的人一起,分一杯羹,大家都这么做,这个『恶』也是可以让大家都开心,那么它到底还是不是作恶呢。

还是世上本来就没有善恶对错,只是人为定义出来的呢。

Some rights reserved
Except where otherwise noted, content on this pag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 4.0 International license